木纹保卫国师大人第389章背后势力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9-17

保卫国师大人 第389章 背后势力

一秒记住【旗.】,热门免费阅读!

燕王子赵允可是燕国使节,进入新夏必须向官方报备以求方便。但他这一次行程却是静悄悄地,甚至连队伍也改装作普通商队。幸好他经过的小城有军官在乌塞尔见过他,认得这是燕国王子,于是赶紧上报给乌塞尔。

这军官也没能耐一路追上赵允,只知道他往西北方向去了。并且他官微职卑,送出的信足足用了好几个月才发到乌塞尔。本来以他品级,这封信甚至是没资格发到傅灵川手里的,幸好新夏立国不久,王廷提倡倾听民议、体贴民情,广开谏言,信里的内容才有重见天日之时。

这内容放进情报官眼中,意义可就大不同了。能经过层层筛选放到傅灵川案头的,都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

傅灵川当时拿起来看了两眼,尤其仔细算过了日期,眉头就皱了起来,而后发密令给布置在西北的细作,着他们努力打探相关情报。

赵允赴新夏的主要目的,是给长乐女王庆生送礼,顺便求婚。不过乌塞尔前后发生两件事,首先女王并不想嫁给他,赵允放弃了对她偷下禁制的打算;其次么,他离开乌塞尔以后才接到魏、夏签署了互不侵犯协议的消息。

对燕国来说,这简直就是噩耗。傅灵川政权的背信弃义,直接导致燕王在北陆的布局失败,牵制魏国的计划流产。而没能及时督促新夏放弃这份协议的赵允,必定被燕王痛斥过了,并且要求他将功补过。

在当时的环境下,赵允还能怎么补救呢?当然是要设法令新夏重回燕国的怀抱。

而要做到这一点,最大的阻碍就是:

傅灵川。

在燕国看来,是他从燕王这里拿走了好处,建起了新夏,也给出了承诺,最后的结果却是他背信弃义,直接与魏国定下协议,破坏了燕、夏关系。

因此,燕王想要重新控制新夏,就必须控制长乐女王,可是举世谁不知道女王被傅灵川掌握在手里?所以他的目标第一步,就变作了杀掉傅灵川!

然而燕国实在离新夏太远了,想对付傅灵川就必须假他人之手。

新夏国内,还有谁能与傅灵川抗衡?

这个时候恰好到了秋季,王廷的裁军令下来了,赵允一下就找到了合作对象:

西北门阀!

这些人有权有势,多半还有强大的修为,又对傅灵川和王廷极度不满。只要得了燕国支持,他们就有机会推翻傅灵川的统治上位。

籍由他们,燕国可以将新夏重新操控在手,用它牵制魏国。天底下哪有完美无缺、毫无破绽的协议?只要新夏真正有心反悔,总会找到办法的。

至于国君本人,那就是个傀儡,又是个女人,纵然再美再艳,燕王也不会把她放在眼里。

果然,今次送过来的密报确认了他的推想:

布在呼延家的探子打探到,家主呼延备接待秘客至少四次以上,回回都在斗室之中,那里除了当事人谁也进不去,所以探子不晓得两人都说过什么,甚至这秘客每次到来都掩去了真面目。

可是推算时间,那恰好是在边城武官看见赵允北上的十来天以后。从这一点来看,很契合。

打探情报不是衙门断案,并非得有十成十的证据才下论断。只凭这两点,傅灵川就可以基本认定,赵允在新夏发布裁军令以后又偷摸儿去了西北,与呼延家暗中勾结

秘议的内容虽然没有外泄,但他能推断个大概。燕国当年支持傅灵川,这回改支持呼延家了。它做这决定其实不难理解,呼延家是豪门中的豪门,无论地位权势、人脉声望,都是地方豪强中的佼佼者,由它来主事成功性更大。

商议的内容也不难猜到,大概是推翻傅灵川之后重新如豆浆、麦片、稀饭或吃些蛋糕、面包等。需注意的是控制女王和新夏吧。燕王一向慷慨,尤其在他用得到对方的前提下,所以呼延家得的好处想必很不少。

傅灵川互联自由和个人数据保护之间的矛盾越来越严重。互联的竞争逐渐成为围绕数据资源的竞争。秦安表示大步往外行去:“备车,去白马湖!”

¥¥¥¥¥

白马湖地气暖热,山花常开,入冬之后,风景这里独好。不过女王过来疗养,此地就变作了闲人免进的王室重地。

这是一片狭长的山谷,入口很窄。傅灵川信步就往里走,却被两个奴婢拦了下来。

这可真是破天荒头一遭儿。傅灵川嘿了一声:“你们不知我是谁?”

“不知,这里进出的贵人太多。”奴婢老实道,“我们才跟过来守门,也不认得几个。”

傅灵川才记起,宫里送来的使女好像都被冯妙君退了回去,这里的下人都是她那忠仆陈大昌找来的,只忠于女王。

他才微微一哂,陈大昌就从不远处赶了过来,向他行礼:“国师恕罪,这两个下人不知您的身份。”

“那不都多亏了你的教导么?”傅灵川不想跟几个下人一般见识,“王上呢?”

陈大昌倒是不拦他:“请随我来。”

走过小径通幽,前方豁然开朗,正是良辰美景。

冯妙君正坐在栀子花旁,与呼延备最看好的孙子呼延隆下棋。

大家都是男人,傅灵川一眼就能看出呼延隆今日精心修整过仪容,更显玉树临风。

也不知这厮说了什么,逗得女王开怀而笑,那笑声欢脱愉悦,没有半点忧烦郁结。再看她今日打扮,许是摆脱王宫的威严与压迫,她只外罩一件粉底绣蜡梅的宽袍,腰部系白色细带,连发髻都不挽,只打了个鱼骨辫,用粉色丝绦绑好。

率性,慵懒、不羁,然而气色极好。

望着她巧笑嫣然,傅灵川有那么一瞬间忽略了心底的气与恨。

当然,也就是一瞬间罢了。

他定了定神,走过去温声道:“二位真是好兴致。”

呼延隆礼数周全,站起来向他行礼,冯妙君当然动也不动,只抬头笑道:“国师好久才来。”露出八颗银牙,完美。

这一局,傅灵川静静观战,当了观棋不语的真君子。

冯妙君既已不想再韬光养晦,在棋盘上就放开了手脚,那一番纵横睥睨,将呼延隆杀得冷汗涔涔,最后败以十目。


昭通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衢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西宁白斑医院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