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远地看到通往白沙堡的那条官道上跑来两匹节能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10-19

远远地看到通往白沙堡的那条官道上跑来两匹马,尘土飞扬。

为首的是一匹白马,马上一个精壮的汉子,一身灰布褂子衫,敞着怀,内里的背心早已被汗水湿透。浓眉大眼,紫黑的脸膛,看年纪也就三十多岁。

后面跟着一匹枣红马,马上的人也是灰布褂子衫,脚下一双紧口布鞋。唯一不同的是,他的背上背着一杆长枪,斜跨在身上,看年纪倒是比前面白马上的汉子小了那么几岁。

快马带起一路烟尘,在官道上疾驰着,可还是有眼尖的人认出了骑马的这两个人。为首浓眉大眼的汉子那不是白沙堡刘大财主刘青山家新聘请的拳师,看家护院的总教头李奉舟吗?后面的人不用想,一看那匹枣红马就知道是“小六子”。

小六子那是白沙堡刘大财主的跑腿,有个什么大事小情的一般都交代给他去做。别看他年纪不大,可是做事很老道,深得刘青山的信任。小六子和他叔叔张广茂都是为刘青山做事的,小六子他是叔辈排行第六,原来是有名字的,好像是叫张野吧。只是这个名字许多年都没人叫了,还是小六子顺嘴,原来的名字倒是被人遗忘了。

白沙堡的人对于刘青山新聘请的六年前拳师倒是知道的不多,只知道他是临县的。原来是一个武馆的教头,十个八个人到不了近前。不知道什么原因不做了,被刘青山找来看家护院。谁都知道最近飞虎山的土匪很猖獗。只是如今这年头光靠拳脚功夫厉害也不顶用,身法再快也快不过子弹。那些土匪下山打家劫舍,可不管这个。不过刘青山总有他自己的用意,很少有人能够猜得透他的内心。

李奉舟一马当先跨过白沙堡西边的那条河之后,就放慢了速度,知道再往前就是人家密集的村镇了。小六子也放缓速度,跟着那匹白马。

“李大哥,这下到家了,有时间你可得再教我几招。”小六子在后面有些讨好地说。

“呵呵,那倒好说,不过练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得靠耐力,日久天长才见真功夫。”李奉舟没有回头接了小六子的话。

“那是,你们练武人不是讲究夏练三伏,冬练三九嘛,不吃苦武艺怎么长进呢?我若是有你这样的武艺再出门办重要的事,老爷也不用特意安排你给我压阵了。”

李奉舟一听这话笑了;“我这三脚猫的功夫算什么呀,不过是给你壮个胆,这要是真遇上打黑枪的,多好的功夫也躲不过去。”

小六子争辩道:“那可不一样,不过还真别说,有你这一路陪着,比我背上跨的长枪管用多了。不然总是提心吊胆的,就怕遇上飞虎山的人。”

飞虎山上有一伙土匪,人数不多就几十人的样子,有二十几条枪。也是参差不齐,有用土枪的,有用洋炮的,还有几杆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日本人用的“三八大盖”,没有枪的人手一把大砍刀。有几匹快马还像点样,剩下没有马的,就骑骡子,还有驴。总之比小跑是快多了。

不过飞虎山别看装备不怎么样,可一样是名声在外的。飞虎山大当家的吴飞雄,手使双枪,可当真有百步穿杨的绝技,曾经与人打赌,抬手一枪就将天空正振翅飞着的麻雀打了下来,把那人惊得半天合不拢嘴。吴飞雄在当地那些小军阀眼中也是一个头疼的人物,围剿了几次,都被他逃脱了,狡猾得很。

白沙堡就在飞虎山下十几里,纵马一冲就到了跟前,那些土匪平时是不来这里劫掠的,他们这些落草的强盗当然懂得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只是总也难免有些落后的小贼就近做些偷鸡摸狗的事。再加上白沙堡又住着一个方圆几十里都人尽皆知的刘大财主,那就不能不让人垂涎三尺了。刘青山的家是高墙大院,四角都筑着炮台,看家护院做事的也有几十人,那些人白天做事,晚上轮流在院里巡逻。如果有情况,一敲堂锣,大家就齐齐的聚在院里。

可即使是这样,还不能完全断了这些贼人的念想。这不就在不久之前,飞虎山的那些土匪还曾经在半夜试图闯进刘青山的大院子。不过那次大当家的吴飞雄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不是他带的头。是一个面相凶恶的独眼龙,指挥着那些土匪。想要硬攻,刘青山的那些家眷们吓坏了,谁都知道那些土匪是无恶不作,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的。这真要是闯进来那还了得。虽然最后不过是虚惊一场,独眼龙带来十几个人,还没有刘青山手下的人多。刘青山也不是白给的,给看家护院的也配备了好几条枪,那是刘青山用白花花的大洋从团练副指挥手里买的。不过刘青山也感到后怕,幸亏领头的是那个独眼龙,若是吴飞雄亲自带队。那一夜可就难说了。

其实飞虎山的土匪以前很少到白沙堡劫掠那也是有原因的,并不是那些土匪心存善念,就此放过了白沙堡。飞虎山上的都是些什么人?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什么事做不出来?每天都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今天脱下的鞋,还不知道明天穿不穿呢。享乐一时是一时。他们以前不来那是因为刘青山每年都给他们送一笔为数不少的大洋,那可是白花花的大洋,一吹都嗡嗡的响。

每年都是小六子领着两名可靠老实的长工,用驴驮着沉甸甸的钱搭子,还有几样礼品给人家送去。吴飞雄心照不宣的照单全收,之后请他们喝了酒才下山。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倒是不假,自从送了钱之后,那些土匪就再也没有骚扰过白沙堡,偶尔偷个鸡,牵个羊的刘青山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毕竟吴飞雄还是讲信用的,明目张胆的抢劫一次也没有。

只是不知道上次那些土匪发了什么疯,忽然的就闯来了,还好自己并没有完全相信吴飞雄,做着两手的准备。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经历了这次的事之后,才想到找个武艺高强的人毕竟是稳妥些。这才经人介绍找到了李奉舟。

李奉舟别看岁数不大,可是拳脚功夫很厉害,在当地小有名气,一提“五丁手”都知道,那是江湖上那些同道中人给起的绰号。李奉舟的一趟五行拳打得当真是出神入化。

李奉舟和小六子的马进了白沙堡,一直向东,走到一处大宅院的门前停下,翻身下马。小六子的叔叔张广茂在扫庭院里的落叶,李奉舟叫了声广袤叔,张广茂抬头看见进来的两个人,说了声你们回来了,老爷等了半天了,要我在门前看了好几次。现在老爷还在厅堂里等着你们的消息呢。李奉舟把手里的马缰绳交给了他,那麻烦你了,广袤叔。张广袤说声没事,牵着马,往后院的马厩去了。

李奉舟和小六子两个人一起,往刘青山的会客厅走去,会客厅在大门的西边,再往里就是刘青山的内眷住的地方。他们这些做事的人都住在后院。

两个人在去往会客厅的过道上遇见了刘青山的三姨太翠姨,院里的人都那么称呼她,翠姨其实年纪也不算大,也就四十左右岁,小六子叫了一声翠姨,翠姨点了点头,神色有些匆匆的走了。翠姨平时不是这样的,见了那些做事的下人也都很和蔼。看样子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好像是有什么事。

进了刘青山的会客厅,刘青山正坐在他的真皮座椅上喝茶,刘青山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穿着利落,样子却很普通,不过毕竟是家大业大的一家之主,在无形中总有一种威严的气势。

小六子进门叫了一声老爷,刘青山抬起头,看了看进来的两个人。问小六子;“信和东西都送到了?黄团练怎么说?”

“恩恩,送到了,黄团练答应得好好的。说最近就组织人马去飞虎山剿匪强化城市综合管理。要进一步深化城市管理体制改革。”小六子回答的很干脆。

“怎么回来这么晚呢?我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些担心你们的安危,”刘青山倒是一个和蔼的大财主。

“去了黄团练的家,他不在。您不是要我把信亲自交到他的手里嘛,又去了他的驻地。黄团练在忙着征兵,部队里有许多的事要他处理。在那里又等了半天。”回话的还是小六子。

“哦,又征什么兵嘛,平时黄团练闲得要死,飞虎山就这几十人的土匪都剿不了。要那么多闲人吃饭有什么用?”

“老爷,我在县上听说日本人要打过来了,黄团练在忙着征兵,嘴上说最近就派兵过来。也不知道他到时候还能不能抽出身来。”

刘青山叹了口气,;“唉,这日本人不除,中国就永无宁日,这不栓顺留了一封信他也当兵去了。”

栓顺是刘青山的小儿子,长得瘦瘦的,是和翠姨生的。今年才十九岁,以前一直在省城读书,平时很少回来。从小就是衣食无忧的,也不知道受了什么蛊惑,竟然也学会投笔从戎了。

小六子一下想起刚才看到翠姨那神思恍惚的样子,对刘青山说;“怪不得刚才看到翠姨有些心神不宁的,想必就是担心栓顺的安危吧”

“战场上枪炮都不长眼睛,最近听到的都是国军节节败退的消息,栓顺这都走了好几天了。信才被发现,也不知道他参加的是哪支队伍,现在在哪里。”刘青山也有他的无奈。

小六子听到老爷说起栓顺,心中不无顾虑的说;“老爷,如今县上那些有钱人都在收拾东西,打算趁日本人没打进来之前就跑路的,您也得为自己想想后路了,那日本人烧杀抢掠什么事干不出来?只怕比飞虎山上的土匪还凶呢。这么大的家业,可都指着您呢。”

刘青山叹了口气;“唉,躲还能躲到哪里,连南京的总统府都被小鬼子占了,中国还有哪里是一片净土?不走了,小鬼子来了就和他来个鱼死破。就是把这条老命丢在这,我也不能丢了祖宗的脸。”刘青山这段话虽是语气依旧平淡,可是李奉舟却听出这段话之外的决心。

李奉舟上前冲着刘青山一抱拳;“老爷的这份决心让李某人佩服,就冲老爷刚才的这番话,我李某人也愿意为你效劳,随时听候老爷的吩咐。”

刘青山点了点头:“奉舟啊,我知道你的心思,若是不了解你的为人,孙九龄也不会把你推荐给我,原来的那些年我都给飞虎山送一些大洋,其实也不是惧怕他什么。就想着那些山上的土匪也是有爹有娘的,如果不是真的走投无路,谁又会上山落了草,丢祖宗的脸?我倒是深墙大院,少来少去的土匪他也打不进来。可是别人家呢,我施舍一些大洋,他们有粮有米,就不会下山来骚扰白沙堡的乡民了。如今活在乱世的百姓都不容易,战火纷飞的,要交各种苛捐杂税,日本人还要来抢。我手头还有些钱,总不能看着白沙堡的乡民在水深火热中去置身事外”

“只是这次不知道这些土匪抽了什么疯,居然打起了我刘青山的主意,这样就不得不让我狠下心来,欲除之而后快了。说实话其实我对于黄团练也不抱有太大的信心。不过在当地要想剿灭飞虎山上的土匪,除了去找他还能找谁呢。黄团练领兵剿匪人还没等上山呢,人都跑没了。那个吴飞雄也是狡猾得可以。”

半天没说话的李奉舟听了刘青山的一番话,才知道他的一番苦心:“不能剿灭他们,可不可以试着去招安呢,如今各地都在征兵,整个中国都在全力抵抗日本人,若是能够将他们说服。要他们保家卫国,这岂不是一举两得吗?”李奉舟也为自己想到的办法高兴。

一听这话,刘青山笑了:“呵呵,哪里有那么简单,那些土匪都野性惯了,谁愿意去军队受苦呢?”

小六子也附和道;“李大哥,你是不知道那些土匪了,这些年都是我和他们去打交道,他们凶狠得不得了。”

“是吗,这我倒是要去会会,就是龙潭虎穴我也走一遭,我就看看吴飞雄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小六子和刘青山的话倒更激起了李奉舟的斗志。

刘青山摆了摆手:“算了,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也就在家里说说,当不得真的。你们也出去一天了,还没吃饭吧,去吧,我告诉厨房给你们留饭了,吃饭去吧。”

李奉舟还想说点什么,小六子拽了拽李奉舟的袖子,嘴里想说的话就没说出来。两个人退出刘青山的会客厅,来到后院。饭菜早就为他们准备好了,李婶见他们回来了,把热气腾腾的饭菜从锅里端出来。李婶是个热心肠的人,在刘青山家做事半辈子了。她负责在后厨烧水做饭,是个寡妇,男人被日本人杀了,她和儿子逃荒到了这里,被刘青山收留。这么多年就这样过来了。

吃饭的时候小六子看李奉舟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知道他还在为刚才要招安飞虎山的事费心。小六子碰了下李奉舟的胳膊,对李奉舟说道:“李大哥你的心思我能理解,不过要想真的说动那些土匪下山入伍和日本人打仗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李奉舟没有说话,抬头看了看小六子,小六子又说了下去,“李大哥你来这里时间不长,有些情况你还不了解,那些土匪岂能凭几句话改邪归正,一下就变好了。”李奉舟点了点头,仿佛认可了小六子的话,之后一直沉默着,那一夜也没有再说话。

第二天小六子找李奉舟学功夫,敲了半天的门,却没有人回应,轻轻一推,门开了。门是虚掩着的,人却不在屋里,小六子刚想转身离开,看到李奉舟的床上特别醒目的放着一封信。小六子是认得一些字的。信就是写给他小六子的,要他看完转告给老爷一声他独自上飞虎山了,小六子看完只感到一阵心惊胆战,嘴里叫着完了,完了。直奔跨院刘青山的住处。

李奉舟打算招安飞虎山土匪的想法不是心血来潮,而是由来已久了。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昨天和小六子给黄团练送信,当然还有一些贵重的礼品。听说日本人就要打来了,李奉舟觉得这个可能是个机会,平时飞虎山山高皇帝远的,没有人能把他们怎么样,人少打不过,人多派了大部队,飞虎山知道信了,早跑了。你一走他们又回来了。难怪黄团练头疼,剿了几次人影都没看到。

共 1068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白沙堡刘大财主刘青山家新聘请的拳师李奉舟,不但武艺过人,而且有胆有识,心里装着国家的兴亡和老百姓的安危。为了争取爱国力量,他带着自己全部的积蓄,一个人冒着生命危险去劝说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土匪改邪归正,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使他们走上了保国为家的战场。作品语言精练流畅,思路清晰慎密,人物形象刻画得成功到位,主题弘扬爱国之情,饱含正能量。感谢赐稿江山文学,拜读佳作,推荐共赏!【:海淼】【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22:58: 6 欢迎落红天山雪文友来江山文学发文,欣赏浩然大气的文风,祝创作愉快,事事顺利1

赤峰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复方鳖甲软肝片有效吗
小孩吃东西不消化怎么办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