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血神探六百五十章谎言中的鲜花

来源:    作者:笔名    2020-07-01

狼血神探 六百五十章 谎言中的鲜花

在返回村庄的一路上,罗格都在咀嚼着米娜留下的那句话,他知道这句话的来历,它出自一位德伊兹著名诗人海涅的笔下,罗格也曾拜读过他的著作,因此对他并不陌生。

“她是想要告诉我什么,还是在故意混淆我的视线”罗格低着头跟在返程的两团最后,几乎与前面的人拉开了五六米的差距,低头默默的思索着个中的含义。

“如果这里面真的有不为人知的隐情,又或者这其中真的有谎言存在,为什么她不亲口向我们揭开真相她在隐瞒着什么又为什么要用这样隐晦的方式”

就在他沉浸在思绪中的时候,队伍前方突然传来了惊叫声,趴在罗格帽子上打盹的小毛球一下子睁开了好奇的大眼睛,从帽子上跳起来伸长了小脖子向前方张望。

“出什么事了,小坏蛋”罗格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思绪,不禁轻声问。

“好像是咬死臭祭司的小姐的哥哥来了”小毛球像说绕口令一般叽叽咕咕的对罗格说。

“亏你没有咬到自己的舌头。”罗格耸了耸眉大步走向前队,看到凯恩正站在安东尼奥和歌德面前说着什么,大祭司脸色铁青,横眉冷对的瞪着他,看起来倒更像是想咬人的样子。

“嘿,出什么事了吗”罗格在三人身边停下脚步,凯恩一看到他连忙转向他说:“罗格先生,您来的正好,我正在请求两位团长不要伤害我的妹妹,她虽然迷失了心智发了疯,但这真的不是出自她的本心,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请不要伤害她。”

“够了”大祭司歌德冷冷的瞪了凯恩一眼,咬牙切齿的说:“这该死的妖女已经杀死了三名帝国的神圣使徒,就算安东尼奥团长不追究,我也不会允许这个妖女继续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凯恩闻言正准备再求求歌德,只听罗格突然问:“大祭司,我并不打算反对您,但我想知道您要怎么处死米娜,我们都知道她受到诅咒会死而复生,根本无法杀死她。”

“哼,就像那些该死的女巫一样,”歌德冷冷的瞟了一眼被祭司们押在队伍中的米娜,语气阴冷的说:“火焰会净化她们”

话音未落,一坨鸟屎突然滴在了歌德的脸上,大祭司惊诧的摸了一把脸,看到手指上的鸟屎后不禁又惊又怒的抬起头来,看到小毛球怒气冲冲的飞在他头顶上叫道:“只有大粪才能净化臭祭司,因为他们比大粪还臭”

“你这该死的小”歌德恼羞成怒的举起手来,看到小毛球拍拍翅膀落在了罗格的帽子上,他瞟了一眼罗格面无表情的脸,定了定神把一肚子气暂时压了下去,没好气的说:“不论如何,我是绝对不会放过那该死的女妖的”

“但您至少不介意我跟她聊两句吧”罗格回头扫了一眼身后的村中心广场说:“在您的部下搭建起火刑架之前。”

“你想跟她说什么是你的事,但你别想搞鬼放了她”歌德恶狠狠的瞪了罗格一眼,命令祭司们在水池边树立起一根从废屋中拖出来的圆木,把米娜捆在上面,派十名祭司守在她的周围。

待他布置完一切以后,罗格走向米娜,而此时凯恩也从身后跟上来,罗格回头停步看着凯恩,凯恩见状也停下了脚步,讷讷的笑了笑说:“我也想跟米娜”

“凯恩先生,我明白您的心情,但我想您最好还是让我单独和米娜谈谈,以她现在对家人的敌视情绪,您最好还是远离她比较好。”罗格用平静却不容置疑的语气回答,凯恩见状沉默了片刻,答应一声转身离开了。

罗格看着他走远后转过身来,在祭司们审视的目光下与他们擦身而过,来到被捆在木头上的米娜面前,直视着她苍白的脸,米娜也平静的看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他开口。

“你的哥哥为你说了很多好话,请求大祭司和大团长放过你,”罗格看了看凯恩离去的方向,用劝说的口吻对米娜说:“但如果你不配合我,不向我说明这一切,大祭司就要把你送上火刑架烧死。”

米娜始终平静的看着他,即使是听到最后一句话也没有丝毫的动容,依然保持着沉默,双眼却不曾离开罗格的脸,两人在沉默中注视着彼此的眼睛,片刻之后,罗格突然问:“在那之前,你想要再看看你的全家福吗”

他并没有等待米娜的回应,而是转身向米娜居住的房子方向走去,当他走出五步开外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米娜的声音:“为自己辩护的人,告发了自己”

听到这句话,罗格脚步骤停,眉宇间聚拢起一股阴云,他回头审视着米娜的脸,那张苍白的脸上依然没有丝毫的表情,但眼神中的那缕坚毅却映入了罗格的眼眸。

他默默地转身离开,来到了米娜的木屋外,抬头望着木屋沉默片刻,迈步走了进去,屋内依然向以往一样一片漆黑,但罗格已经对这里非常熟悉,他走进米娜的卧室,将挂在墙上的那副全家福小心的取下来。

他低头看着手里的全家福上米娜灿烂的微笑,脑海中骤然想起她口中引用的那句诗人的名言“生命不可能从谎言中开出灿烂的鲜花”,罗格阴郁的眯了眯眼睛,转身拿着全家福走出卧室。

当他面对阴暗的客厅时,突然看到一束月光从门外投射进来,照亮了门口的一小片地方,罗格骤然停下了脚步,注视着射入门内的那缕月光片刻,突然叫道:“我想起来了,我终于知道这间屋子究竟哪里不对劲了,没错,就是这样的”

“坏狼你也疯掉了吗”小毛球好奇的站在罗格的帽子上,低着小脑袋望着罗格,罗格随手将全家福放在客厅中心的桌子上,大步冲出了屋外。

村庄中心的水池旁,圣光之翼祭司团的祭司们正遵照大祭司歌德的命令搭建火刑架,安东尼奥和凯瑟琳、塔莉、布兰妮一起站在不远处看着祭司们忙碌的身影。

“我们真的要烧死米娜吗”凯瑟琳有点儿于心不忍的问安东尼奥:“我觉得她也是受害者,我们不该这么对她,更何况,如果火焰烧不死她,却只让她在烈火中承受痛苦,那也太残忍了。”

“凯瑟琳说得对,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把她关起来,等到除掉了乌鸦之神再说。”塔莉赞同的对安东尼奥说。

骑士团长长长的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说:“我知道你们说的没错,我也不想这样,但大祭司不肯听从我的劝阻,再加上骑士团现在对米娜也是恨之入骨,如果我强行阻止,会给整个队伍造成极大的不安定。”

“不知道那个米娜到底是怎么回事,”布兰妮遥望着米娜的方向说:“她明明会说话,但却对发生的事情避而不谈,宁可被烧死也不肯说,真是古怪。”

“我刚才听到她跟罗格先生说了一句什么,”凯瑟琳一边回忆着一边说,但思来想去却记不起那句话的意思,她无奈的叹了口气说:“反正我是没听懂,她跟罗格先生说的两句话我都听不懂。”

“对了,罗格去哪儿了”塔莉疑惑的环顾四周,却没有找到罗格的踪影,她回头探询的望着安东尼奥,安东尼奥摊开双手摇头道:“不知道,那家伙总是这样,随时都会消失不见。”

就在这时,米娜的父母何尔曼夫妇和哥哥凯恩匆匆来到了安东尼奥面前,何尔曼夫人一见到不远处被捆绑在圆木上的米娜,不禁发出一声悲伤的喊声,但米娜只是冷冷的瞟了她一眼,把脸向一侧转开。

“团长先生,”老何尔曼抬头对安东尼奥说:“凯恩已经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事告诉我了,我必须为我女儿的罪行向您道歉,但我还是要请求您,不要烧死她,如果一定要偿命,就请烧死我吧”

安东尼奥心存矛盾的和身旁的三位姑娘交换了一下眼色,犹豫片刻对何尔曼说:“何尔曼先生,这件事事关重大,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说了算的,但我会去帮您想想办法,请您不要着急。”

他说完让三位姑娘陪着两位老人和凯恩,自己大步来到正在看着祭司们搭设火刑架的歌德身边,将何尔曼的请求再次对大祭司提起。

歌德厌烦的瞟了一眼何尔曼一家的方向,冷淡的回应道:“安东尼奥团长,你想听一听我的心里话吗”

安东尼奥注视着他毫不动情的脸,默默的点了点头,只听歌德斩钉截铁的说:“如果按照我的想法,不只是这个妖女,连同她的三个家人都应该被送上火刑架,这个受到诅咒的村庄应该被火焰完全净化”

“大祭司,我理解您的心情,但您这样做未免太极端了些。”安东尼奥不满的回头看了看何尔曼一家,苦口婆心的劝道:“我们都知道米娜和她的家人本身就是受害者,在幕后的真凶被铲除之前,我们不该轻易地归罪于他们”

“幕后的真凶”歌德嘲弄的冷笑一声,双臂抱胸用他仅有的一只独眼盯着安东尼奥说:“那你倒说说看,除了这个该死的吃人妖女之外,还有谁是幕后真凶难道是那个至今不知身在何处的见鬼的乌鸦之神吗”

安东尼奥沉默的注视着歌德嘲讽的笑容,他知道自己即使肯定的告诉他“是”,他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就在他思索着该如何劝阻歌德的时候,罗格的声音突然从一旁传来:“安东尼奥团长不知道幕后黑手是谁,但我知道。”

灰指甲早期好得快吗
宝宝拉肚子吃什么水果
先声药业港股上市
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